(2018-05-15)2018年3月18日,美國亞利桑納州的雙向公路上,一名49歲的婦女被一輛Volvo XC90的Uber自駕車迎面撞上,當場喪命。這被認為是自駕車第一起撞到行人的死亡事件,引發廣泛討論。

(圖:Getty)

(2018-05-15)2018年3月18日,星期日,夜晚10點鐘,美國亞利桑納州Tempe鎮的雙向公路上,一名49歲的婦女,推著自行車橫跨安全島,試圖走到路的對面,被一輛Volvo XC90的Uber自駕車迎面撞上,當場喪命,被認為是自駕車第一起撞到行人的死亡事件,引發廣泛討論,Uber自駕車並未載客服務,仍是在道路上試行,隨即全面停駛,接受有關方面調查。


Uber自駕車肇事地點示意圖。

這輛Uber車內除了一名駕駛,沒有別的乘客,車禍發生時,這名駕駛並未看路的前方,而是低下頭或看儀表或是做別的事,同時自駕車的光達、又稱激光雷達(LIDAR)以及偵測系統,也未「看」到路前的一個人與一輛自行車,所以沒有反應給系統讓自動煞車或偏向,而造成災禍。

駕駛人在車禍時低頭,根據車內錄影為時約5秒鐘,無疑是人為的失誤。自駕車「看不到」一個成年人與一輛自行車過馬路,相關媒體日前公佈了可疑的原因,是把偵測到阻礙的臨界點放寬,認為可能是誤判(Potential False Positivies)的阻礙物,例如路面上有一張厚紙板,對安全沒有直接影響,所以暫不理會,但一個人與一輛自行車被認為可能是誤判的假障礙物,顯然是系統的失誤。

自駕車配備駕駛人,就是要在自駕系統失效可以立刻切換手動,來確保人車的安全,Uber的人與系統雙重失誤,才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。媒體報導自駕車的誤判層級是用軟體調節的,Uber調節的顯然太低了,專家們說低層級的原因是讓行車平穩,不必每遇到疑似障礙物就慢下來,然後判斷為無害障礙,再加快車速,讓車裡的乘客有走走停停的不舒適感受。

但系統不知道什麼叫舒適,所以用軟體調節減少走走停停,似乎是可行的辦法之一。但紐約時報透露,Uber近來的一些問題,或許與這次車禍有關。一是路試駕駛原配備為兩人一組,現減為一人,兩人可共同監視系統與注視路況,同時紀錄行車情況。

二是把車上原有七個光達減少成一個,光達是光線雷達,也就是車頂旋轉的小圓筒,對外發出雷射光(激光),反射回來集合成影像,所以可以看得到車的四周。數量減少,是否減低效果,不無疑問。

Uber自駕車需切換手動比別款自駕車的次數多,遇到修路施工地、高大的車輛,駕駛人多須接過來操控,Uber的目標是希望每20公里駕駛人才接管一次,但Waymo去年在加州的紀錄是每9,000公里駕駛人才接管一次。

這次車禍的責任歸屬,似乎也很難釐清,是車內的駕駛人?是自駕車公司Uber?是讓車上路的亞利桑納州議員?到目前為止,責任的歸屬似還沒有定論,但調查當局不認為是無錯車禍。製造光達的Velodyne公司也強調他們的產品品質,無論在白晝或黑夜都製造數以百萬的像素,但Uber怎麼去解譯然後做什麼動作,就不得而知了。

Uber這次的死亡車禍,對自駕車的測試無疑是一大挫折,甚至對所有自駕車的發展,也可能趨緩,Uber自駕車也會回到教練場繼續測試,直到可以安全的在實際道路行駛。

但自駕車發展不會停止,業界預估五年之內,真正不需駕駛人(Driverless)的完全自駕車會上路,先由計程車、出租車領隊,然後轉到個人的私家車。我們不難想像這五年內的景象,汽車製造廠製造自駕或人駕的壓力,有人想買自駕車又唯恐不安全,自駕車與人駕車在路上混雜交錯,一旦碰撞發生車禍大概又是說不清楚。

當然,我們寄望這五年的過度,能大幅度減少車禍,漸漸實現發展自駕車的初衷。

*本文取材自2018年5月13日「那福忠西海岸數位隨筆(49)」:雙重失誤釀成Uber自駕車禍
對本文有任何看法,歡迎 E-Mail:frank.na@gmail.com 與作者分享。